来自 盛源彩票网址 2018-08-10 20:43 的文章

现在明摆着常老大欣赏他,听说乔大梁也很欣赏

 安如和桃依依是两个中年妇人,虽也是市井中的女中豪杰,但无论影响力还是地位,较之其他几人都要弱些,而且她们两个是前年和去年才相继被提拔到八柱序列。
 
    此前八柱中从未用过女人,所以常老大力排众议,扶她们上位后,她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谋得部下认可,如今她们只是刚刚坐稳了自己的位子,所以在其他几位前辈面前并
 
不多话,只是小酌倾听。其他几柱也不大拿她们当回事儿,只管自家高谈阔论。
 
    凌约齐道:“饶耿已死,谈也无益。诸位不觉得,那位取而代之的李鱼,才值得我们注意一下么?”
 
    洪辰耀眉头一皱:“那个李鱼,也不晓得是什么来头,居然能得到常老大青睐,取代了饶耿的位置。我等上位,那是水里火里,不知经过多少拼搏厮杀,这个姓李的,也太容
 
易了些。”
 
    赖跃飞悻悻地发牢骚道:“老大这几年热衷于扶植新人,打破循规,根本不在讲究什么功劳、能力、资历,提拔李鱼确实轻率了,不过已有先例,倒也不算稀奇。”
 
    赖跃飞这句话别有所指,本来已经放低了姿态的安如大娘子登时眉毛一竖,“砰”地一声顿下了酒杯,沉声道:“赖大柱,你这是什么意思?老娘有今天,也是凭着一身本事
 
杀出头的,怎么?你不服气?”
 
    安大娘徐娘半老,姿容还可以,只是唇薄眉稀,颧骨也高,看着就不是善碴儿。因为资历浅,也知道人家几个男人不大瞧得上她一个女人,安大娘在席间一向低调的很,可真
 
要有人拿她说事儿,却也并不怵人。
 
    赖跃飞自恃前辈,被她一说,脸上挂不住了,瞪眼道:“我就不服气了,怎样?”
 
    桃依依扯了扯安大娘的衣袖,示意她勿生口角,安大娘却一把甩开她,瞪视回去:“不服气?忍着!老娘是常老大提拔起来的,你奈我何?”
 
    赖跃飞拍案而起,洪辰耀蹙着眉头道:“你们两位,是不是闲极无聊?想口角的话,老夫就不奉陪了!”
 
    洪辰耀作势欲走,安大娘冷笑道:“洪大哥不必惺惺作态了,我和小桃都是女人,就知道你们瞧不上眼,也就不在这儿碍你们的眼了,小桃,咱们走!”
 
    安大娘一摔筷子,起身便走。
 
    桃依依苦笑,起身抱拳:“各位大哥,安姐姐天生火爆脾气,各位勿……”
 
    一个“怪”字还未出口,安如已经拉着她怒气冲冲地出了房间。
 
    障子门儿砰地一关,室中静谧了片刻,郭子墨朗声一笑,道:“两个娘儿们,也配跟咱们平起平坐?现在好了,大家喝酒聊天,才算畅快,请请请,各位兄弟满饮此杯!”
 
    众人都干了杯中酒,楚清微微眯了眯眼睛,道:“其实新人上位也没什么,只是如果太过狂妄,不懂得尊老敬贤,不懂得资历辈份,那等狂妄之辈,就甚是讨厌了。以前,饶
 
耿是如此,我看这李鱼,比饶耿尤有过之啊。”
 
    众人连连点头,深有同感。
 
    赖跃飞道:“洪大哥,李鱼成为西市署之长后,可曾去拜过你老的码头啊?”
 
    洪辰耀哈哈一笑,道:“洪某老了,这些少年英雄,哪里会把我放在眼中?怎么,他去拜会过你?”
 
    赖跃飞道:“洪大哥说笑了,您老德高望重,他都不曾拜会,我赖跃飞又岂会被他看在眼里。”
 
    凌约齐道:“咱们各管一摊,他不来拜会,也没甚么。只不过,他在十三区搞得那些事情,很叫人头痛啊!”
 
    楚清接口道:“是啊!初时我还想看他笑话来着,却不想,这人刚刚上位,根基全无,居然还真就搞成了。那些商家居然没人反对,饶耿那些老部下居然对他俯首贴耳,真是
 
不可思议。”
 
    赖跃飞冷笑一声道:“不可思议个屁!商家得了实惠,饶耿那些有娘便是娘的部下得了便宜,自然没有人给他找麻烦。可他这么做,却给咱们找了好多麻烦啊!”
 
    几人一听纷纷点头,赖跃飞道:“这话说的对,我辖内一些大商家,近来频频向我提出,希望我能仿照十三区治理街区,这些大商贾,都是有背景儿的,还不能嫌他们聒噪,
 
可是真听得人头痛。”
 
    郭子墨道:“何止是辖下商家,就连我手下那班兄弟,瞧着十三区那班人不用被人戳着脊梁骨咒骂,便能捞到更多的钱,也是眼热的很,他们私下议论很久了,只是不敢在我
 
面前进言罢了。”
 
    楚清一顿酒杯,懊恼道:“这事儿还真是麻烦,不瞒诸位大哥,我私下里悄悄去十三区走动过,也打听过那李鱼的办法,他能做到这一步,能让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人拥戴,
 
原因只有一个!”
 
    另外四大柱都向他看去,楚清道:“上边的利益,他一文都没影响到。下边的利益,不但没有影响到,反而减轻了原本那些兄弟的活儿,还叫他们多赚了钱,自然人人拥戴。
 
可是,羊毛出在羊身上,他怎么做到的?他是损失了自己的利益!咱们,能学么?”
 
    赖跃飞道:“学?学个鬼啊!咱们上刀山下火海,打拼多年才爬上八柱的位子,图的什么?难道是为了当大善人?要是按照他的法子,人人都得实惠,唯独咱们这些人,每年
 
……,不!每个月,都得少拿一大笔钱!一笔数字惊人的好处!这小子自己当善财童子,可把咱们坑了!”
 
    郭子墨沉声道:“咱们现在是被他架在火上烤呢,再任由他这么乱搞下去,咱们就更不好收拾了!”
 
    赖跃飞摸了摸胡须,看向洪辰耀:“洪大哥,你是老大哥了,你说,怎么办?”
 
    洪辰耀皱着眉头,叹息道:“诸位,现在明摆着常老大欣赏他,听说乔大梁也很欣赏他咱们能把他怎么样?”
 
    凌约齐不悦地道:“洪大哥年纪大了,这胆量气魄也小了……”
 
    郭子墨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这是什么屁话,跟洪大哥这么说话?”
 
    楚清忙打圆场道:“洪大哥不是胆子小,是宽宏大量。可是洪大哥,咱们不能由着他这么乱搞下去了啊!”
 
    洪辰耀双手一摊,道:“我也不想啊!可他的地盘,咱们插不了手啊,而且常老大和乔大梁现在分明是乐见其成的模样,咱们能插手阻止?惹得常老大不高兴的话,咱们都没
 
好日子过。”
 
    赖跃飞眼珠一转,笑吟吟地道:“前些天,良辰姑娘交给我一个人,着我讯问底细,那人叫刘啸啸,本是陇右人氏,因与李鱼结怨,成了死仇。良辰姑娘问清底细后,便没再
 
理会此人,现在,他还在我那儿关着。
    赖跃飞忙洪大哥不必担心辰姑娘之所以把此人抓来,只是为了从他口中探问李鱼的底细,以及与他结怨的经过。李鱼不是按部就班地爬上来的人,常老大素来小心
 
,虽然惜才,既有机会,当然得尽量多盘盘他的底儿。
 
    并不是常老大想抓这个刘啸啸,既已问清了底细,对常老大来说,这个刘啸啸就没用了,是杀是放,根本无须交待下来,由我自行决定即可。我瞧他还算机灵,留用在身边,
 
有什么不可以的?不过……”